云购彩票|云购彩票app下载_Welcome:疫情中一个宠物照相馆老板的心路历程

云购彩票|云购彩票app下载_Welcome

  寒风中萧瑟的街道,仍然没有复苏的迹象,对于实体店铺的经营者来说,随着新冠肺炎而来的这场风暴无疑是一次猝不及防的、泰山压顶的打击。

  嘉欣是三明治每日书的作者,也是一位在广州拥有一家宠物照相馆的创业者。在疫情到来之前,她对小店的未来做了很多规划,信心满满,但一切都在这个噩梦般的春节里降至冰点。她一面在疫情消息里经历着和大家一样的焦虑、无力,一面要对面员工做出合理的决策,承受收入为零的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未来。她说,现在的状态只能是,“等运到”。

  2020年1月21日,年二十七,是我们年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因为打算年初五就开始营业,赚一波过年钱,所以就提早放假了。

  过年前是大家拍全家福意向最强的时候,所以从1月开始每天的拍摄都安排得满满的。在连轴转了两周之后,最后一个工作日显得非常清闲。上午安排了一个全家福的拍摄,客人是一个准备回澳大利亚上学的大学女生和她的妈妈,带着她们家快8岁的金毛来拍生日纪念照和新春全家福;中午与一个很有意向的应聘者见面;下午搞大扫除。

  把店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再用消毒水拖了两遍地,消毒喷雾把宠物服饰都喷了一遍,最后与客服小伙伴交接客服手机之后,我在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从未如此整洁干净过的摄影棚,内心对它说了一句:“7天后见。”

  回家的路上,收到了工作群发来的一个链接,是关于武汉出现传染性肺炎,大家都在抢口罩的信息。当时没太在意,但也跟我女朋友(兼合伙人&投资人)刘瑶提了一嘴:“要不你有空也去附近药店看看有没有口罩?备着一点?”

  看着客服手机上面置顶的2、30个备注有意向年后拍摄的客人,再想起1月份以来每天拍摄都排得像周末一样满满当当的,以及在我们招募实习摄影师时有好几个条件非常优秀的应聘者前来应聘,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充满希望。

  我在内心盘算着,过年这几天我可以多跟客人聊聊天,尽量让客人在过年期间预约年初五到初七的拍摄,在过年期间多少也有一些收入。年后恢复上班,新同事就会入职,我们就可以开拓上门拍摄及户外摄影的新业务,等新业务稳定了,再过半年说不定就可以考虑开分店的事情了。想到这些计划,心里美滋滋的。

  “家附近的药店都没有口罩卖了,我明天再去其他地方找找。” 刘瑶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也让我突然有些紧张了起来。

  “广州也这么夸张吗?这次的病不是在武汉?”最近忙疯了的我没有关注太多相关信息,对广州的口罩也被抢光这件事产生疑惑。

  “是啊,但是钟南山昨天公开说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加上春运的人潮,很有可能会传到其他地方。搞得不好可能会跟SARS情况一样,广东已经发现病例了,还是要谨慎一点。” 她向我简单科普了一下这个事情。

  “好吧,那我们也买一点口罩好了。”我答应着,心里多了一些警惕,但只是单纯觉得我们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第二天,她出去找口罩,找了三个小时,只买回来一盒口罩。“我把附近几公里的药店都走遍了,全部都写着售罄,最后我在一个小杂货铺找到的口罩,我们各拿一些回去给家人吧。”

  把我们家的卫生搞完,安排好家里留守的猫未来7天要吃的东西,我们把口罩分了一些,就各自回家。她带我们的狗回深圳,我自己回广州的家,开始过我们的春节假期。

  年二十八,回家过春节的第一天,拿着客服手机依旧忙个不停,但都是把摄影师后期处理好的照片发给客人确认的售后工作,也零星有几个新加我们的客人,只是回复的第一句话大多是:“以后再说吧,现在疫情情况都不明朗。”

  我也只能答应着说年后再约,顺便提前祝他们新年快乐。内心却隐隐有些不安,感觉大家的出门欲望已经大大降低,开始担心假期之后的营业额会下滑比较严重。

  1月23日的凌晨两点,我在朋友圈看到了央视新闻发布的“武汉封城”的消息,发现事情比我想象中的严重多了,马上把截图转发给刘瑶,加了一句:“武汉封城了,有种丧尸片的感觉。”她没回复,但我迟迟未睡着,开始恶补这次疫情相关的信息。

  看到来源又是吃野味,看到钟南山已经动身去了武汉,看到全国确诊400多例,广州只有几例,看到官媒已经呼吁全国人民少出门、少聚集,看到微博上很多武汉人说没有床位。我心里有些疑惑,400多例就要封城了吗?广州目前只有几例,看起来受影响并不严重,应该很快可以恢复吧?

  睡醒之后,就是年二十九了,整个朋友圈都是武汉封城以及封城前夜大家出逃的信息,毫无年味。吃午饭时,爸妈看的电视新闻上也都在播放关于武汉封城的新闻。

  “昨晚凌晨两点说要封城,今天早上10点才开始执行。肯定有很多人半夜跑出来了,这些人肯定会把病毒带到其他地方的。再加上春运这一波人潮流动,这次疫情很难搞呀。”我爸边看新闻边评论着。我默默地吃着饭,思考着对广州的影响到底会有多大。

  吃完饭,我爸妈说要出去菜市场买菜,我让他们把口罩戴上,我妈一副“你也太夸张了吧”的表情跟我说:“全广州就那么几例,要不要怕得这么厉害啊?” 一时之间我竟无言以对,自己也觉得广州并不是很严重,就由得他们去了。

  当天下午,各大电影发行方集体宣布春节档全部撤档。我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想法是:“天啊,春节档全部撤档,这得损失多少钱啊,看来这次疫情真的挺严重的,全国的春节档都要让路。”

  当天深夜,湖北的其他城市也陆续宣布封城。广东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广州花市提前至下午六点收市,电影院、KTV等场所全部停业。

  看到这些消息,我忍不住发信息给刘瑶:“连广东都这么大阵仗,这次疫情好像真的很严重。好担心大家都不敢出门,没人预约拍照,怎么办?”

  “我也担心。” 她似乎也没有什么解决方法,甚至都没有像以前一样画个大饼来激励我。

  从宣布武汉封城那天起,客服微信再也收到没有新客人的添加和咨询了。我盯着那些说年后来拍照的客人的对话框,想跟他们说些什么,又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

  我在想我们可以怎么办,但是,真的不知道......连春节档、KTV、餐饮企业都为疫情让路,我们这种非刚需的、又必须在线下面对面完成的服务行业,还能怎么办呢?

  大年三十的晚上,不能出去逛花市,于是从来没看过春晚的我,也打开了电视,一边看春晚一边刷手机。刷着刷着,看到朋友圈和关注的公众号越来越多关于“湖北医院急需医疗物资援助”的信息,看得心里很难受,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又看到朋友圈有人发淘宝搜索“武汉加油”可以进行捐款,我去试了一下,发现真的可以捐款,就捐了一些钱,又把看到的文章转发到朋友圈,感觉自己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我持续跟刘瑶交换各种关注到的关于武汉的信息,每天睁开眼睛就开始拿起手机看疫情的情况,一直刷到晚上2、3点才关上手机。

  每天过度关注疫情的信息,使我整个人处于一种非常无力和自责的状态。看到医护人员在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连锁餐饮公司宣布全面停业预计损失几千万营业额但依然捐赠大量医疗设备和金钱,普通市民尽自己一点力从国外买口罩回国捐赠给医院……大家都在不计回报地为这次战“疫”付出,而我竟然还在为了我们这一点点的小生意小营业额担忧?跟那些损失了几百万、几千万的公司对比,我们这点小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焦虑、无力、自责的负面情绪在恶性循环,整天除了刷朋友圈、公众号就是刷微博,一点正事没干,想看书、运动,却静不下心来。

  1月26日,大年初二,广州发布了“公共场合不戴口罩将被处罚”的规定,终于可以不用跟父母辩论出门要不要戴口罩的问题了。

  1月27日,大年初三,科比因飞机失事去世。国务院宣布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于是我们也同步延长了3天假期。

  感觉这个春节越来越魔幻,我开始受不了如此多的负面信息轰炸,决定关闭朋友圈,每天留多点时间给自己看看书,下楼到江边跑跑步,调整自己的情绪。与此同时,我已经忘记客服手机的存在了,因为它根本响都不响。

  降薪这事线日,大年初四,广东政府宣布企业2月9日24点前不得复工。逃避了几天,没有思考店铺问题的我,面对这个大型假期延长通知,不得不去思考我们2月份的收入情况,还有营业时间以及工资的调整问题。

  我把公告转发给刘瑶,开始自问自答:“要延长放假时间吗?不过复工也没有人敢出门来拍照,好像上班也没啥用。那多放了10多天假,工资咋算呢?是减少工资发放,还是复工之后在后面的休息日补回来?感觉短期之内生意都会很惨淡,我们现在每个月都要支付5个人的工资,好像减少工资发放对我们来说更加合适一点。”我还做了一个表,如果要减少工资的线个工作日来算,每个人的应发、扣减、实发金的明细都在表里。

  “嗯,还是减少工资发放吧。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在群里直接发通知,一个一个去私聊他们吧,要获得他们同意才行。”她很快地回应了我的想法,并且给出了建议。

  “好......这事真难开口......”我发了个大哭的表情给她,没想到创业半年就要遭遇这种跟大家沟通降薪的事情。

  答应了这件事之后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执行,而是给自己做了几个小时的心理建设。然后终于鼓起勇气,打开几个小伙伴的对话框,把我们店目前惨淡的情况,以及假期延长导致的减薪方案,具体每个人要减多少比例,如何减少一一说明,并在最后咨询他们的想法和意见。按下了所有回车键后,我开始坐立不安,不知道会收到什么样的回复。

  很快,收到了第一个小伙伴的回复,他表示非常理解,觉得这个方案是ok的。收到正面的回应后,我的心安定了一点。

  过了一会儿,又收到另外一个回复:“那是要减多少钱?”我赶紧计算一遍给他看,又把整理好的表格截图发过去,希望可以打消他的疑虑。“噢,那也只能这样了,反正也没多少钱可以发。”我也不知道回应什么好,只能发一个“好”的表情。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一位最近在办理买房的小伙伴跟我提出了他的困难:“刚刚问了房屋中介,如果现在降薪的话,会影响按揭的流水账不足额,很有可能银行会不给同贷书和放款给户主,可能会影响房屋过户。” “我这边也主要是线上的工作,这段时间我可以在家办公。”当公司的困难遇上了伙伴的困难,这真的是难上加难啊..... 有点不知道怎么办,第一时间跑去问刘瑶意见,“那他的工资就全发吧,钱的事我来解决。买房子是大事,我们还是要尽力帮一把。”投资人的光辉形象顿时诞生。

  每个伙伴对于降薪的反应都不一样,尽管遇到了一些难题,但最终还是跟所有伙伴达成了共识。完成了延期复工&2月降薪的通知后,过年期间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我们都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

  每天都在过着吃完睡睡完吃的日子,偶尔想起来看一眼客服微信,几十个意向客人的聊天记录全部停留在1月20日前。恍惚有种时间被冰冻住的感觉,我们的店铺、我们的客人,都被冰冻在了2020年1月20日。我苦笑一下,关上手机,抬起头又重新回到现实生活中。

  “等运到......”我秒回了这个第一时间弹出在我脑海中的词。“等运到”是粤语中用来形容人整天无所事事、不努力工作,在等运气来眷顾自己的样子。

  打出这几个字时候,我再次感到一种强烈的无力感,不是不想努力,而是可以使力的地方都没有,真的只能等运到了。

  2月2日,朋友圈被两个信息刷屏,一个是回形针的科普新冠病毒的视频,另一个是关于一些宠物由于网络谣言(宠物会感染新冠病毒并传染给人类)而遭受活埋、焚烧、高空抛弃等残忍杀害的信息。作为一个把自己的宠物当成孩子的人,看到这样的事情,我真的非常震惊、愤怒、难过、心疼......

  “你带饭团回来的时候,就算在高速上被检查,要求被隔离,也一定不能跟她分开!不管去哪里都要带着她!”我马上跟刘瑶再三强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让其他人带走我们家的狗,饭团。

  我忽然意识到在这种特殊时期,人命是大家最在意的,而人命以外的生命,似乎是可以被牺牲的,哪怕有可能会错杀。在这种情况下,能保护宠物的,就只有主人了。主人的防范意识和鉴别谣言的能力一定要提高,如果主人们都不提高警惕,那很容易就会被其他听信了谣言的人乘虚而入,造成悲剧。

  我们在工作群里愤愤不平地讨论着这件事,忽然有一个小伙伴说:“我们能不能发个推文做些什么科普?帮助辟谣的同时告诉大家如何保护自己家的毛孩子?像回形针他们那个科普视频就做得很棒啊。”

  太久没工作,面对突如其来的做事情的机会。我内心第一反应是:我们真的可以吗?真的要做吗?我能感受到内心有一个小人想退缩,但另外一个小人出来说: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有点事情做也是好事呀,而且是可以帮助到别人的事情,也是很有意义的。

  “好像可以试一下,这东西做出来虽然对销售不会有什么帮助,但对宠主和我们品牌形象都是有价值的事情。我可以做文案部分,但是动画视频谁可以做?”被勇气小人激励完之后我就开始跟大家讨论具体执行的问题,准备分配任务了。

  “视频可能制作时间比较长,可以考虑用漫画的形式。”群里的小伙伴快速响应,给出了建议。

  说完我就去找相关的资料、论文、权威媒体的报道,确保我们发出去的信息是科学且有证据的。整理完收集到的信息,我开始运用感性的脑袋,去想象那些无辜被杀害的宠物的心声,越想越激动,噼里啪啦地就把文案写出来了,由于太用情,差点把自己写哭了。

  把完成的文案发群里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充实感”,是一种“就算世界很糟糕,但我依然能为它做些事”的有力量的充实感。这种充实感某种程度上拯救了当时的我,让我感觉自己并没有那么无能。即使之后的日子里无力感会再次袭来,但曾经在这个情况下也努力过的我,也相信自己有力量去跟这讨厌的无力感做斗争。放假的日子又过去了几天,来到了政府规定的最早复工日前夕——2月9日。按道理我们应该准备第二天的开工,但我们又开始犹豫要不要延迟复工,也有同事咨询要不要转线上办公。

  疫情似乎还没有好转的迹象,也依然没人敢在这个时候预约拍照,就算复工了,也就是换个地方玩电脑,而且小伙伴上班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风险也很大,万一在路上感染了,整个店都要被隔离半个月。在线办公?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线上的工作要做。嗯,还是延迟复工比较妥当。

  “各位伙伴,由于疫情影响,目前暂时没顾客预约拍摄,所以计划将原定的10号复工时间延迟,直至有人预约拍摄时开始复工。由于公司现金流紧张,故2月工资将按照实际上班时间发放。若停工时间超过一个月,将按照国家规定支付生活费(最低工资的80%)。”在工作群里发完这个延期通知,我们又开始要面对一个未知长度的假期。

  嗯,假期之后的一切也都是未知。那就,尽可能好地度过这个假期吧,当作为之后的日子积蓄力量。

云购彩票|云购彩票app下载_Welcome